•  
     
    首頁
    Home
    走進神禾
    About us
    關于產品
    Products
    名醫專家
    Doctor experts
    健康服務
    Health service
    時迅動態
    News
    招商合作
    Collaborate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名醫專家
    Doctor experts

    專家介紹
    理論建樹
    臨床成就
    專家小傳
     
    專家小傳
    所在位置:首頁 | 名醫專家 | 專家小傳

    郁仁存教授小傳    作者郁仁存
    立志從醫濟世,學了西醫又中醫
        我從小體弱,三歲時曾感染傷寒病,由江西名中醫治愈。后來家父讓我報考醫校以從醫濟世,1955年8月畢業于江西醫學院醫療系,當時服從全國統一分配到電力工業部下屬基建部門醫療單位做內科醫師,開始了醫療服務工作。1959年初,北京市舉辦第一屆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由北 京地區各單位抽調選派西醫參加學習。由于我從小深受中醫影響,所以非常自愿地要求參加。當時是在毛澤東主席的批示下,提出中醫藥學是一個偉大的寶庫,應當努力發掘、整理提高。又說要通過全國辦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培養一大批中西醫結合的高級醫生,其中可能出幾個高明理論家。
        于是從1959年3月到1961年12月,用三年時間,我在系統學習、全面掌握、整理提高十二字方針指導下,專心學習中醫系統理論和臨床實踐,特別是越深入學習中醫理論和經典醫著,越體會到中醫學理論體系和臨床經驗、理法方藥等全來自古人對疾病的認識和臨床經驗總結,中醫學對中華民族的繁衍昌盛和醫療保健作出了偉大的貢獻。
        在學習期間,我對中醫理論中的陰陽學說很感興趣,認為它是古代哲學家的樸素的唯物主義的闡述,并將之與現代矛盾法則比較,寫出了陰陽學說與矛盾法則一文,刊登在《中醫爭鳴》雜志上。隨著學習的深入,又深感中醫一些理論和觀點是現代醫學所沒有的,而實際上對臨床應用指導意義很大,其中我在畢業時即撰寫了氣血學說及其臨床應用一文(刊登在《江蘇中醫》上),這些對我的學術思想有一定影響。 從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畢業后,北京市委要求盡量集中使用這批西學中人才,當時為了留下,市里給原單位還派去一位中醫師,以作為交換。這樣,我從1962年1月就在北京中醫醫院從事中西醫結合臨床研究工作,迄今已45年。
    博采眾方,勤奮學習,打下扎實的基本功
        開始在中醫院內科跟隨名老中醫宗維新、白嘯山、關幼波、王為蘭、王大經、姚正平等應診學習,從各位名家應診中學到了宗老的經方經驗、白老的滋陰補腎經驗、關幼波治肝病經驗、王為蘭治濕熱痹癥經驗(《溫病條辨》方)而王大經則以溫陽治療寒痹,善用川草烏、干姜、附片、桂枝等溫熱方藥。集中醫各家之長,對中醫學中辯證施治有了進一步認識。1963年后我擔任內科腎病及腫瘤重點研究室負責人,在姚老肺、脾、腎三臟及三焦氣化學說指導下治療慢性腎小球腎炎及腎病,學到了姚老善用麻黃宣肺,干姜溫中健脾,附子、肉桂溫腎撫陽,上中下三焦治療的經驗,在中醫治療急、慢性腎小球腎炎及腎病方面探索了治療規律。在《中醫雜志》上連續發表了中醫藥治療慢性腎炎的規律探討、中醫藥對尿毒癥治療規律的探討等論文,而且在腎病的研究中,開展了當時西醫學方面新的檢測指標,如腎小球濾過率、腎小管排泄功能等腎功能檢查,甚至在1964年開展了腎臟穿刺活檢病理檢查,使當時北京中醫醫院的腎病研究達到國內先進水平,并參加了1964年廣州召開的中華醫學會腎。瓋确置诓W術會議,向老一輩西醫專家王叔咸、鄺安堃教授等學習交流,獲益匪淺,這也是我從事中西醫結合臨床研究的開始。1963年升任主治醫師,1964年擔任大內科的副主任,仍兼腫瘤及腎病研究室主任。
    創建腫瘤科,是國內醫院的第一批正式腫瘤科
        在史無前例的文革時期,我下鄉開始為農民服務。我作為醫療隊隊長,在醫療隊什么病都看,內、外、婦、兒科都要處理,鍛煉了作全科醫生的本領,后又在通州擔任當時北京醫學院的一本科班的中醫教學達二年。1968年,我代表北京地區,與北京醫科大學徐光煒教授、友誼醫院于中麟教授一起,參加當年衛生部召開的全國腫瘤工作會議(天津),要求各省市開展腫瘤防治工作及建立腫瘤科;卦汉,一方面參加了北京市腫瘤普查工作及籌備市腫瘤防辦的成立,另一方面成立北京中醫醫院腫瘤科,從內科分出,單獨成科,我正式開始了從事中西醫結合腫瘤研究的工作,并擔任腫瘤科副主任、后為主任。我院原在1958年即成立了腫瘤組,由秦厚生老大夫主持,主要探索中醫藥治療腫瘤的效果,曾試用各種療法(蒸汽療法、以毒攻毒法……)。除個別有效病例外,未見明顯效果。主持腫瘤科后,我首先從文獻入手,將當時腫瘤組幾位老中醫白嘯山、丁化民、胡庚辰等專門搜羅摘抄的古代文獻中與腫瘤有關的論述和理法方藥經驗的卡片共一千余張,調來查閱、學習和整理,初步將中醫對腫瘤的認識和治法系統整理成文,發表在《中華內科》雜志上,并作為講座材料。同時在臨診中思考如何發揮中醫藥在治療腫瘤中的優勢,總結過去腫瘤組的治療經驗,嘗試了許多中醫藥及單偏驗方。當時,北京市中醫研究所在實驗研究中也發現了紅娘子(斑蝥幼蟲)的抗癌作用(當時稱為632方)。曾參加過1963年在上海舉行的全國腫瘤學術大會,但這些都未出現較好的效果。惡性腫瘤的治療,雖然現代醫學的手術、放射治療及化學藥物治療對消除癌灶,抑制腫瘤均有肯定療效,但相應的也給患者機體帶來很多毒副作用,而這些毒副作用正是中醫辯證施治的適應證。首先我們針對當時放、化療中最常見的血象下降、免疫功能下降等表現,以升血湯為主(生黃芪、黃精、雞血藤、女貞子、枸杞子、菟絲子等)觀察,經過對照組研究,發現加中藥組在化療的完成率、血象的保護和減輕免疫功能的抑制方面有很好的作用,對穩定患者內環境平衡有調節作用。中西醫有機結合,取長補短,相輔相成,減輕了放、化療的毒副作用,提高了治療效果,特別是遠期療效,服中藥的病人遠期生存率及生活質量均好于單純中醫或西醫治療者。這更堅定了我們研究中醫藥在治療腫瘤中重大作用的信心,并提出了惡性腫瘤的中西醫結合治療是我國治療腫瘤的一大特色。
    著書立說,創立《中醫腫瘤學》
        隨著中西醫結合臨床和實驗研究的深入,在其后的漫長臨床和實踐中,我對中醫藥在腫瘤綜合治療中的重要作用更深有體會,并不斷從理論到實踐,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學術思想和觀點,也提出了一些值得研究的課題。鑒于國內尚無一部系統的中醫腫瘤學方面的專著,我于1980年開始撰寫《中醫腫瘤學》,上冊1983年、下冊1985年由科學出版社出版,出版后立即被許多同行作為教學書及參考書應用,我們也作為中醫腫瘤學教科書,在首都醫科大學中醫藥學院中使用。該書系統整理了古代文獻對腫瘤的理論論述和治療經驗,提出了古代文獻中醫病名與西醫病名的對照,在腫瘤的病因發病學上,提出了內虛學說,指出中醫理論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的指導意義。雖然西醫認為腫瘤的病因85%與外界環境、飲食等有關,但我認為生活在同一環境中的人群,接觸相同的外界致病因素的刺激,為什么有的人患病,有的人不得病,其決定性因素還在內因。據此我提出了以內虛學說指導腫瘤防治的觀點,在預防上除了一、二級預防外,更重要的是自身的保護,保持陰平陽秘,使體內消除患癌的條件以及積極治療癌前病變等;在治療上,既然是有內虛,加上患病后更虛,故治則上扶正補虛是治療大法之一。在病機方面,該書系統地歸納總結并提出了氣滯、血瘀、痰凝、濕聚、熱毒、正虛六項,也為同道們認同。相應的提出了中醫治癌的六大治則:①扶正培本法;②活血化瘀法;③清熱解毒法;④軟堅散結法;⑤化痰祛濕法;⑥以毒攻毒法。扶正培本法含義較廣,中醫的補之,調之,和之,益之等法均屬此范疇,故理氣化滯法是屬于調法,故不另列。在當時我就討論了中醫藥治療腫瘤,防止復發和轉移的可能性,這在90年代后期成為中醫腫瘤治療研究的熱點。該書還對常見腫瘤的中醫辯證分型論治和中西醫結合治療,單偏驗方,抗癌中藥及食療等作了系統闡述,該書被北京市中醫管理局評為基礎類一等獎,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評為基礎類科研三等獎。
        其后我作為第一主編,編寫了中西醫結合學會叢書《腫瘤研究》分冊(上?茖W技術出版社出版),主編《癌癥診治康復350問》(1989年,金盾出版社)、《老年腫瘤防治知識》(北京出版社),參加專業書籍編寫20部,國內外發表論文百余篇。
        由于我的臨床實踐、學術成就及科研成果,1981年5月被北京市市級職稱評定委員會評為中西醫結合正主任醫師,晉升為正高職。
    在中西醫結合防治腫瘤大道上,開闊思路,進行科研,穩步前進
        在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研究思路方面,我們一是直接借鑒古人經驗。如發現傳統方中的雞子亂發膏對慢性皮膚炎癥、慢性潰瘍有較好的效果,而現代放療后遺癥——頑固的放射性潰瘍和皮炎,我們開展了黑絳丹(頭發、雞子黃)防治放射性皮炎的研究,并對其藥理、毒理作了實驗研究,獲得了預期成果。二是從辯證出發,尋求中西醫治療的有機結合。近年來我們發現中晚期腫瘤患者多見氣虛血瘀證,并相應提出了益氣活血的治療方法,研制固本抑瘤Ⅱ號方,觀察該方對化療的減毒增效作用,結果表明對細胞免疫、血液高凝狀態有改善作用,有減少近期腫瘤復發和轉移的治療效果。三是從現代有關腫瘤的新觀點、新成果出發,尋求中西醫治療的有機結合,F代醫學對腫瘤轉移機理的認識不斷深入,發現細胞免疫功能低下和癌癥患者血液高凝狀態的存在最終導致轉移,F代對中醫扶正益氣及活血化瘀藥物的研究表明:扶正益氣藥(如生黃芪、女貞子、枸杞子、仙靈脾等)對細胞免疫有增強和促進作用;活血化瘀藥對血液高凝狀態有明顯改善作用;谝陨鲜聦嵅⒏鶕嗅t氣血相生、氣行血行理論我們設計了益氣活血法抗腫瘤轉移的研究課題,已初步觀察到該法對晚期肺癌的近期(6個月)轉移有抑制作用,在動物實踐中也顯示這一作用。
        開展腫瘤患者中醫證型的研究,突出中醫辨證施治的特點。我看到中醫臨診中最重要的是辨證施治,現代醫學重點在診斷疾病,即辨病為主,而中醫則側重在辨證,因為同一疾病,患者因各種因素,在疾病不同時期和階段可以表現為不同的中醫證型,因而要用不同的中醫理法方藥來治療(同病異治);同樣,在不同癌癥患者的某一階段,可出現同一中醫辨證的證型,也就要以同樣的理法方藥去治療(異病同治)。所以,在癌癥研究中,我們率先在國內研究腫瘤患者的證型規律,在70~80年代,重點研究了腫瘤患者的脾虛證,發現許多腫瘤患者,特別是消化系統腫瘤患者,在疾病某一時期表現為脾虛證,深入研究發現其病理生理機制是多方面的,表現有免疫功能減低;巨噬細胞功能、T細胞亞群、NK細胞活性均下降;胃腸道內分泌功能失調(胃泌素、胰酶等);胃腸道運動失調,加快排空(利用同位素膠囊追蹤觀察)等。這些變化與脾虛證有關,而與癌癥病種無關,這些癥狀使用鍵脾中藥方后就能明顯好轉和調整過來,這一研究獲得了各級科研獎。
        在80~90年代,臨床上觀察到中晚期癌癥患者多見氣虛血瘀證,進一步研究證實,在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中化療或放療后,氣虛血瘀證的出現率增高,除肺癌外,在其他病種也有這種情況。抓住這點,我們就對癌癥患者氣虛血瘀證及相應的益氣活血法治療進行深入研究,使氣血學說在腫瘤研究中有了創意。初步研究表明其病理生理基礎表現為細胞免疫功能低下(T細胞亞群、NK細胞、巨噬細胞吞噬功能)和患者血液流變學改變即血液高凝狀態,這對中晚期患者的復發和轉移起了促進作用。因此,我們提出了益氣活血法在癌癥治療中應用的理論依據;我們制定的固本抑瘤方、固本抑瘤Ⅱ號、固本消瘤膠囊等經臨床和實驗研究證明對上述氣虛血瘀證及其失調有明顯改善作用,在近期內(6個月)肺癌的轉移率比對照組明顯下降。據此我們提出了益氣活血法是中晚期癌癥患者的常用大法之一。當然,這里最關鍵的問題是選擇什么樣的益氣藥和活血藥;益氣藥用量及活血藥用量的比例也是成敗的關鍵。原則上是選擇經現代科學研究證明有提高細胞免疫功能的及調理臟腑功能的益氣藥為主;活血藥則選擇已證明對腫瘤細胞有抑制作用的,而且對免疫系統功能無明顯抑制的活血化瘀藥。而益氣藥的分量應大于活血藥(7:3~6:4),同時如果沒有有效抗腫瘤的治療(化療或生物靶向治療)時,則要加上已證實有抗腫瘤作用的其他抗癌中草藥。上面工作也進一步說明辨證論治在中西醫結合腫瘤治療中的重要意義。
        在經過多年臨床研究觀察后,我深刻體會到中醫的陰陽學說指出的:陰平陽秘,精神乃治的真正意義。在癌癥治療中,機體內環境的調節,使臟腑功能、氣血功能、邪毒與正氣之間的平衡是病情穩定的前提,機體的各系統生理功能無論宏觀或微觀,都是處于相對平衡狀態,病理的出現、證候的產生即是失衡的表現。所以治療的目的都是使之達到新的平衡,特別是在中晚期癌癥患者,正虛邪實,這時仍用放、化療,大肆攻伐邪毒,則機體無法勝任;而以扶正為主,祛邪為輔,使體內的陰陽、虛實之間達到新的平衡,?墒够颊邘О┥孑^長時間,也有較好的生活質量。這就是我們對晚期患者治療的策略和經驗體會。
        我承擔了六五、七五、八五、十五的國家中醫腫瘤方面的攻關課題的研究,取得一些進展,曾獲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北京市科委及市衛生局(市中醫局)各級科技進步和科研成果獎20余項。
    當義務兵十三年,真正嘗到了中西醫團結合作的甜頭
        1971年開始,受北京市政府的派遣,我定期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南樓(將軍樓)的首長會診,每周一個下午。由于腫瘤病人逐漸增多,常由下午2點開始,一個個會診,忙到晚上七八點,風雨無阻,一直到1983年結束,整整13年。有一次晚上北京醫院名譽院長吳蔚然同志去看首長,看到我的情況,開玩笑說:你這個義務兵,干得很好!
        在這13年中,確實是我與西醫同道合作的13年,每個病人都是在中西醫專家協作下診治的。這期間,也是我了解和掌握現代醫學關于癌癥診治的新進展、新知識的平臺;也是我運用中醫理論與西醫診療相互合作的經驗積累。每個病人都是從診斷成立開始即中西醫結合治療,一直到治療結束或預后轉歸的全過程。這期間,我認真地觀察了中醫藥如何與手術相結合,使之術后康復快;觀察了當時化療藥的治療及中醫藥減毒增效的效果;觀察了放療對機體的損傷和用養陰生津、益氣活血法配合放療的減毒增效效果,為后來我寫《中醫腫瘤學》提供了豐富的經驗。對我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的觀點和學術思想形成有很大影響,打下了堅實的臨床實踐基礎,也為我哦提出的中醫及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的四大途徑提供了經驗。后來我在《中醫腫瘤學》中提出的幾個結合原則:①辨證治療與辨病治療相結合;②局部治療與整體治療相結合;③祛邪治療與扶正治療相結合;④近期治療與長遠期康復攝生治療相結合。一直應用指導至今。
        在這一時期中,由于病例多,病種多,能觀察到從頭到尾治療的全過程,而且西醫專家會診多(長期與孫燕院士合作),所以對中西醫有關腫瘤診治的知識有全方位的提高和體驗,真正使我嘗到了中西醫結合治療癌癥的甜頭,我在301醫院治療過的病人,有些長期生存,有的延長了生存期,并有較好的生活質量。
        由于這13年中所會診的都是老一輩的革命家和首長,使我也不由得受到他們的革命意志和情操的感染。我診治過的病人中,有元帥、大將、上將、中將及將軍以上的首長,還有國際友人,使我加深了對老一輩革命者的無產階級感情,為人民服務的意愿更堅定了。
        從1971年至今,我從事中央保健工作已數十年了,那段時期,除301醫院外,也定期去北京醫院高干會診,并有幸加入醫療組。醫療組兩次被周恩來總理召見,與西醫專家一起匯報病人的中醫治療,親身聽到了周總理對中醫的評價。
        1972年的一個夏天,凌晨兩點多,我們在人民大會堂被周總理接見,我就坐在總理身邊不遠的地方。當醫療組專家匯報了病情及治療意見后,我匯報了中醫治療方案,總理聽后說:中醫講的也很有道理嘛!又問在座西醫專家:你們懂不懂中醫?有的回答說學了一點點皮毛,掃盲了;有的說不懂。周總理立即說:很好,不懂就是不懂,不要不懂裝懂。最后由于病人年紀大,有心梗史,化療及手術均無法勝任,最后由總理拍板:以中醫藥治療為主,不要告訴病人是胃癌,就說是胃潰瘍,這樣會好些?偫黻P心他人,真是無微不至。接見到凌晨才結束,這一晚上的情景我終生難忘。
    教書育人,培養接班人
        早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我就整理了《祖國醫學對腫瘤的認識和治法》作為舉辦腫瘤學習班的講座材料,深受歡迎。文革時期下鄉至通州,與其他二位老師承擔了北京醫學院組織的一個本科班學生學習中醫的教學工作,歷時2年,培養了一批西學中人才,其中有一些畢業后在國外從事醫療工作。70年代,我們首先在中醫院校(首都醫科大學中醫藥學院)開設中醫腫瘤學課程(在外科部分),使學生初步了解腫瘤和中醫診治方法,一直堅持到現在。我曾擔任北京中醫醫院腫瘤教研組主任及教授,對普及中醫腫瘤知識作出了努力。此外在研究生培養及科內人才培養方面,也做了許多工作,學科和學術接班人均逐步成長。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曾于第一批全國名醫帶徒時,確定我為帶徒老師,當時由于帶有研究生,就沒有承擔這一任務。2003年市中醫局及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仍希望我帶徒,這次收了2名高徒(均副主任醫師)。我在帶徒過程中認真負責,對學生月記及心得體會均仔細批閱,多次受到表揚,評為優秀老師。2005年又作為北京地區四名老中醫之一,被選入十五國家攻關課題名老中醫學術思想、經驗傳承研究,此研究圓滿完成并已結題。
        從1992年開始享受國務院專家津貼。
    將中醫發揚光大,走向世界
        為了將中醫藥發揚光大,走向世界,我在1983年以49歲高齡作為學生先后在北京語言學院(現北京語言大學)英語系及北京外國語學院(現北京外語大學)英語系學習英語口語二個學期,為我出國交流打下基礎。
        1984年受邀參加日本東洋醫學會第八屆學術大會,會上作《中西醫結合治療研究的進展》報告;1988年10月受邀參加日本東洋醫學會第十屆學術大會,大會上作《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的重要作用》報告,深受歡迎。
        1989年8月在波多黎各參加美國第30屆生藥學學術年會,應邀在大會上作《中醫藥作為免疫調節劑在腫瘤治療中的應用和研究進展》的專題報告,會后曾受邀至華盛頓特區美國NHI和NCI參加訪問,并作交流講座。此后我曾參加多屆亞太地區腫瘤學術會議,在會上介紹中醫藥治療腫瘤的進展。
        1989年11月應邀被派至新加坡為該國中華總商會會長林蔭華先生中醫會診,他患非霍奇金淋巴瘤III期,接受美國化療方案,白細胞降至800個/立方毫米,已歷一個月均無法回升,經陳共存先生推薦,急請我去中醫會診。抵達新加坡后即診視病人,除氣血雙虧外,患者與一般血象低下病人不同,還有濕熱表現,我即予以三仁湯加減治療及益氣養血之品,三劑中藥后,白細胞上升至3000個/立方毫米,七劑中藥后,血象回升達5600個立方毫米,在中藥配合下,又順利地接受了第二個療程化療,達到完全緩解。這一次轟動了新加坡。同時又治療一位腎腫瘤部分切除病人,此人是當時華文報紙總編的夫人,術后一周多,引流管出血,分泌物增多,西醫要再次開刀手術,經我會診后,試用中藥湯劑(益氣活血、涼血止血)加用云南白藥,三天后即止血,分泌物減少,一周后拔除引流管,患者迄今仍生存良好(已17年)。這些在新加坡一炮而響,對中醫藥開始有了感覺。我還被推薦會見了新加坡總統黃金輝先生夫婦,作保健咨詢,受到很高的禮遇。當時我國駐新加坡代辦處代辦和外交部駐新加坡參贊等為此次會診行文我國處交部,提出今后應多派一些有名望的中醫專家來駐在國會診。新加坡中華總商會的名譽會長和會長把我譽為人民的大使。
        從1990年開始,我每年大約2~3次應邀去新加坡和東南亞為當地知名人士(包括新加坡王鼎昌總統夫婦)會診治病,先后多次赴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會診,也被邀至美國和日本會診,特別是在新加坡,十多年來共去數十次,親眼看到中醫藥在東南亞國家日益受到重視。由于我與西醫同道也能合作交流,所以當地的西醫專家也對中醫藥有了一些體會。1997年我曾被派去香港中醫研究會診中心工作10個月,深受歡迎,為中醫治療腫瘤在香港撒下了種子。這些活動也為將中醫藥通過實踐走向世界做了一些有益工作,被譽為中西匯通、學識淵博、經驗豐富、療效卓著的中西醫結合腫瘤專家,享譽海內外,被英、美《名人傳記辭典》收錄。
     

     
    收藏本頁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江西神禾藥業制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贛ICP備2021007709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贛A202107950165
    地址:江西省宜春市經濟開發區 電話:0795-3585678
    郵箱:jx_shenhe@yahoo.cn 網 址: www.www.opponesia.com
     
     
    rape强行asian真实 杭锦后旗| 青田县| 西华县| 甘肃省| 阳春市| 永新县| 渝北区| 张掖市| 广宁县| 九台市| 乐平市| 明水县| 成安县| 孙吴县| 台南市| 寻乌县| 肃北| 古浪县| 松原市| 甘泉县| 察哈| 巴塘县| 梧州市| 温泉县| 临沧市| 施秉县| 荣成市| 镇坪县| 赣州市| 水富县| 漠河县| 南充市| 顺平县| 都昌县| 东平县| 临泉县| 龙川县| 临海市| 东阿县| 延津县| 富裕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